TXT电子书免费下载
  • 小说下载排行榜 电子书均为全本小说TXT格式,一次下载可看完结局.是最好的免费手机电子书下载网站!
爱奇电子书
登录|注册|上传
经典完结电子书推荐:傲世九重天最强弃少武动乾坤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我们是兄弟
关键字:[萧逸] ,共 [33] 部小说
鹤舞神州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八月天,在北方这片大平原里,已经有了几分凉意,西边那轮老日头,懒懒地挂在天边,说上不上说下不下,万道霞光,却把半个天都染红了。空中慢慢地掠过了一行雁影——过去有半天了,才又追上了一只孤雁,嘴里“呱——呱——”叫唤着,却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前行的雁列。
剑仙传奇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第一次看见“她”的时候,是在“南雁”飞瀑峰。时值盛暑,她穿着一袭紫色的罗裙,正在临渊吸水。冰姿香发衬以雪肤玉貌,人是那么的美清艳绝尘!费了半天的力气,杜铁池才攀到了峰上,不意转瞬间,竟然失去了她的踪影——他真有说不出的懊丧,仿佛失落了些什么似的!两年后,在“北雁”放鹤岭——他又看见了“她”!
无忧公主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水涨船高,像是起潮了。大船摇动得厉害,尤其是那根合抱粗细、高耸当天的船桅柱子,吱吱哑哑地响着,看样子真像是随时都会倒下来。月亮够大也够圆,只可惜才出来不久就被乌云给吞噬了,江面上浪花汹涌,一个接一个地卷起来拍打在岸上、石头上、船身上,每一次都澎湃有声,激发出万点银星。像是有人吩咐了一声,大船就悄悄地起锚了。大江上蒸腾着白茫茫的雾气,时见鱼群的“泼刺”。
龙吟曲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苏州府城门楼子下面,月前贴出了一张公文告示:重金悬赏通缉独行女飞贼一名,姓名年貌不详。查:该女贼为一江湖独行大盗,颇精击技,尤擅轻功,夜行昼伏,于江宁、苏州境内,作案累累,官兵受其害甚剧,特定重金赏格以期缉拿归案。通风报信成获者:赏白银二百两擒获送官者:赏白银五百两自公告日起至缉获为止均有效,盼八方豪士,共襄义举此布苏州府衙共启
天龙地虎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这时吴瑛已用力地打开了一扇铁门,现出了一间牢房,乍看起来,倒不似一般牢房之阴晦潮湿,吴瑛冷冷笑道:“进去吧,大姑娘!”说着把她向房里一推,“砰”一声,关上了铁门。唐霜青站定身子之后,才发现这牢房内,竟然另外还有一个女囚犯关在里面,不由甚是气恼,可是那禁婆吴瑛已去,已是无可奈何。
风雨燕双飞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天干地旱,很久没下雨了,连风都是热的,吹在人身上,火辣辣的,不用提有多么难受了。山洼子里拴着一黑一白两匹马。好像已经拴在这里很久了,两匹牲口都显得很不耐烦的样子,不时地打着噗噜,蹄子刨着地上的黄土,扬起片片灰沙。它们的主人就窝在附近山洞里。
西风冷画屏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酒是好酒一一四川陈年“玉粮液”。菜是好菜——马家“龙须大乌参”。酒是一瓮,菜只一味,也就足够了……
玉兔东升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李老大人最近常闹牙疼,吃东西不大利落,一块“水晶肘子”,尽管味儿不差,进了嘴里咕噜过来又咕噜过去,却是怎么都嚼不烂,没法子下咽。“好吃……是好吃……只是咬……不动……”一张嘴说话,口水也淌了出来。身旁挺漂亮的一个小跟班儿,赶忙送上手巾把儿,恭谨地为他老人家擦着流涎。桌子上三个大官人,一起欠过身子来,大献殷勤,其中有人就拍了桌子:“把掌柜的给我叫过来!”
冬眠先生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老马。这个人,外号叫“包打听”。人家是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”,他正好相反,专门“无事生非”,小事化大,大事满天飞。就拿眼前这件事来说吧,总共不过个把时辰,已经闹得满城风雨,无人不知,尽人皆晓了。“尸体”是在老龙潭发现的。死人谁都见过,可是像眼前这种死人,硬是没人见过。
太苍之龙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明朝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,开国皇帝朱元璋一命呜呼,追赠的庙号是“太祖”。明太祖一共有二十六个儿子(其中一个朱楠,生下来夭折早死),怪在他死的时候,明正法统,继承他皇位的,并非是这些儿子中的其中之一。早在洪武二十五年,他所最心爱的太子朱标英年早逝,他却并没有另立太子,竟把朱标的儿子允炆立成了“皇太孙”(即是后来的建文帝),这就铸成了大错,为未来的明室大统,埋下了祸根。
天岸马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都说这个地方“荒”得厉害。一面是巍巍高山,一面是千里雪原。交冬数九的穹天,大江大河都叫冰封死了,眼睛看得见的地方,全是白的,漫天无际的皑皑白云,针扎眼珠子那种刺眼的“白”!哪有什么人家啊?老天!
今宵月下剑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“上追玉殿嫦娥女,下愧三春粉芙蓉。”这是西川地方人人诵唱的两句诗,人人也都知道,这是形容被誉为“西川第一美人”玉流星”江芷的一首绝妙好词。“玉流星”江芷的“美”与“威震两江”的铁少庭的“俊”,是天下知名的——二人也同是名重武林的少年奇侠。现在,这两个人就要结为连理了,自然是天大的好消息!郎才女貌,谁不倾慕?
金鸡三啼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“行啦!”赵一帖一连往前赶了几步,来不及摘下帽子就嚷了起来:“买卖我给你谈成了。这一趟包你大发利市,大掌柜的你说该怎么谢我吧!?”跺了跺脚,身上的雪,石灰面样地落了一地。老头子正歪在炕几上抽烟,豹皮褥子拖着老长的一大截尾巴,一口烟没咽下去,呛住了,一个劲地直咳嗽,眼泪鼻涕流了一下巴都是,身边的那个花不溜丢的小媳妇,赶忙用手里帕子给他擦嘴,一面还给他拍拍打打,在心口上顺着气儿。就这样折腾了老半天,老掌柜的才缓和下来。
马鸣风萧萧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一声嘹亮的马嘶!又一声嘹亮的马嘶!无数的马嘶声在眼前这片山谷里回荡着。天空是火红的颜色,云很低,没有风。远处是沙漠,附近有水草。不见房舍,没有人烟。黄昏时分。
白如云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“爸爸!可怜可怜我吧……别再打我了……”“小杂种!谁是你爸爸?我看见你就有气,你给我滚!我不能花钱养你这废物……”紧接着又是一阵挥打的皮带声和骇人的鬼叫之声,在这寒冷的冬夜,声音那么清晰凄惨,令人闻之汗毛悚然。
甘十九妹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冬天日短,吃过午饭好像没有多大会的工夫,天就快黑了!西边的日头只剩下了半边脸儿,薄薄的一抹残晖,透过正面的那排老树枝丫,照射在“岳阳门”三字的金漆大匾上,交织出一片绚丽彩光,说不出的一种惆怅,一种单调!很有点“盛极而衰”的味道!雪,还没有化完,放眼看过去,满目疮痍,到处都是泥泞,没有风,但是很有一股子冷劲儿!往手心里呵上一口气,老马用力的搓着那双生满了硬茧的粗手,猫也似地伸着懒腰,慢吞吞地由门廊子下面站起来。每天,他都要在这个地方晒上一阵子太阳,背倚着石头狮子,又开两条腿,让温暖的冬阳照着。他的老棉裤裆里一暖,混身上下就有说不出的舒坦!
饮马流花河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门前流水白蘋花,岸上无人小艇斜;商女经过江欲暮,散抛残食饲种鸦。唱歌的人载歌载舞,一手横笛,一手击鼓,身后众儿扬声以和,飞袂睢舞,其音协黄钟羽末,如吴之声,含思婉转,有淇濮之艳,而少北地之慷慨激昂,间以眼前之皑皑白雪,大地冰封,却是大相径庭。除了为首状似疯癫的歌者之外,身后众儿男女,尽是本地人家,当此残雪未融,冬阳初现的一霎,一行人舞竹击节,踏着眼前这条婉蜒的青石板道,一径的迤逦而下,载歌还舞,渐行渐远。歌声下,那裂人肌肤的冬风也似欲振乏力。
凝霜剑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东方微现出鱼肚白色,快要起潮了!海风嗖嗖地吹着,紧贴着海面抄过来,沙岸上卷起了漫天的黄雾,可以预料到,今天不是一个下水的好日子。苍海客——这个久立在崖前,面向大海的老人,抬头仰望了一下穹空,把一双肥大的袖子挽了一下,开始把小舟推到滩边,为的是等待潮水的迎接。旭日有如一枚熟透了的大橘子,天边的云彩,都被它染红了,看来像是大捧的山茶花,又像是搽在妇人脸上的胭脂!潮水浮起了小舟;小舟载起了老人;浪花,把船头都打湿了。
笑解金刀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金陵,鹤年堂。两百年的老字号了。瞧瞧那块老楠木的金字招牌鹤年堂”三个大字,写得是笔力苍劲,大气盎然,乃是出自前明正统四年,兵部尚书王骥的手笔,如今已是大清国的天下,算算日子可不是两百来年了?传说是顺治皇帝出家当和尚去了,新主子康熙登基不久,天下甫定,四方疮痍,好不容易平了残明各帝,把郑成功赶到了台湾,无端地又闹起了三藩之乱,整个西南乱七八糟,看来是汉人不甘雌伏,侍机侍动,新主子年轻气盛,决计要斩草除根,镇压到底,这就怪不得到处风声鹤唳,人心吃紧了。
凤栖昆仑 | 作者:萧逸 | 武侠修真小说
蟳者蟹也。红蟳,红蟹也。红纸黑字大招牌。“红蟳上市”。今年的蟹讯是晚了。白露后十五天是秋分,眼看着已交了寒露,才见着这为数不多蟹阵的头一拨儿。招牌一早就亮出去了,来吃的客人却并不多!是年头儿不对了!如今这个年头儿,是兵荒马乱的年月!
1 2 下一页 末页